中国法院网首页 今天是:2022-08-09 03:54:24
妈妈,再爱我一次!
发布时间:2022-03-13 18:27:33
  • 分类:其他
  •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
  • 播放时长:36:00
  • 播放次数:626
  抛弃女儿的第九年,我后悔了
  一山两水七分田,沃野千里、碧田万顷。“高梁山麓平畴远”说的就是重庆梁平。
  在重庆市梁平区人民法院,家事法官田安琴早早地来到了单位,今天她要处理一起棘手的纠纷案件。
  生母蒋某英突然想要回送养了9年的女儿,一纸诉状将孩子的养父母李某辉和胡某君告上法庭。
  当年,蒋某英生下孩子不到10天,便将体重只有1.8公斤的婴儿交给了自己的好朋友胡某君抚养。
  “你现在为啥又要把娃儿要回来呢?”田安琴问蒋某英。
  “他们不是收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我还是她的亲生母亲,我还是有监护权。就像我把一个东西放到你屋头,我随时来取都可以啊,这是我的娃儿嘛!”蒋某英说道。
  田安琴法官了解到蒋某英此次要回孩子的心意十分坚决,便辗转去到了小孩养父母的家中了解情况。
  “我就想问问她,娃儿发高烧的时候她在哪里?娃儿动手术的时候她在哪里?”养父李某辉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质问道。
  一见到法官,小女孩担心是来带走她的,紧紧抱住养母胡某君,趴在其肩头泣不成声。
  “最看不得这种场面了,让人难受。”田安琴法官也跟着内心一酸,悄悄抹了两滴眼泪。
  “你愿不愿意跟着那个阿姨一起生活呢?”
  “我不愿意。”
  “那个阿姨也想给你爱,但是可能她表达的方式不对。现在还是很幸福的,你看,爱你的人很多的,知道吗?”
  田安琴法官安抚好小女孩的情绪。临走的时候,小女孩跟法官表达了她想继续跟随养父母生活的意愿。
  冬日的山城,一改往日的热火朝天,显得格外清冷肃静。
  但是,在家事审判庭的庭前会议上,当事人双方正在唇枪舌剑,争得面红耳赤。
  “法律规定,8岁以上就要征求孩子的意见,更何况你孩子已经9岁了。我现在就想问问你,愿不愿意给你孩子一个机会,让她自己选择一次,自己做回主?”
  “我让她在我身边,我好好教育她……”
  “关键是娃儿干不干,你想爱,别个接不接受,她不是东西是个人啊!”
  田安琴法官苦口婆心地劝说生母蒋某英。
  抛弃女儿九年,蒋某英后悔了。在寻回母女之情的路上,一度迷失。
  九年,从婴儿到女孩,蒋某英错过了陪伴孩子最好的时光。现在在孩子的心里,养父母就如亲生父母,她从他们身上获得了关心与爱护,获得了家的温暖。而蒋某英于小女孩而言,只不过是一位“阿姨”,而不是“妈妈”。
  2022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有相关规定,父母不只是生养子女,更有陪伴、教育子女的义务。
  最终,经法庭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意见,在不影响孩子学习和生活及尊重孩子个人意愿的情况下,生母有探视孩子的权利。
  “你的孩子,其实不是你的孩子。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个世界,却并非因你而来,他们陪伴你,却并不属于你。”纪伯伦《致孩子》这首小诗,道出了父母与孩子关系的真谛,孩子拥有独立的灵魂,父母可以给予爱,但不应该占有。
  被母亲告上法庭,我快活不下去了
  年近七旬的陈某英,穿着一件红色马甲,手拿一根竹棒,时常做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这个看着有点厉害的小老太太,竟把儿子告到法院了。起因是儿子王某贵拒绝支付赡养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家事法官程塬到村子里走访调查后,了解到陈某英和儿子王某贵的关系一直不好,尤其是陈某英找了老伴后,母子关系持续恶化,曾多次发生肢体冲突。
  “我妈又浑又不讲道理,自从找了老伴后,那个老头就变相地通过我妈来敲诈我,要把我逼死。”王某贵向法官倾诉,“每个月叫我拿1000,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经核实,王某贵收入有限,每月工资仅一千元,实在无法承受这笔赡养费。
  程塬法官从街坊邻居的口中知晓,王某贵其实并不是没有尽到赡养义务,反而是作为母亲的陈某英,为了再婚老伴一再逼迫自己的亲生儿子,同村的人对此也是颇有微词。
  王某贵一时也无法理解母亲向法院起诉自己的行为,多次面对法官痛哭流涕,仿佛自己的天塌了……
  庭审时,王某贵当场崩溃,嚎啕大哭,妻子在一旁安慰:“没事啊,我陪着你的。”
  看到这一幕,程塬法官对陈某英说道:“你看着你儿子这样,你难受不难受?你主要是想解决养老的问题,你要是把你儿子逼出什么好歹的话,你不就没有依靠了。我们是要解决生的问题,而不是去死。”
  双方一直僵持不下,法官暂时将母子分开劝解,协商赡养方案。在这过程中,程塬法官反复沟通双方诉求,从亲情入手想要打开二人心结。调解十分困难,几度想要放弃时,程塬法官说了一句:“我再试一下。”
  最终,经法庭调解,王某贵支付陈某英赡养费每月200元,水电费每年200元,每逢母亲生日及法定节日,儿子应予探望。
  面对生活的一地鸡毛,有些人走着走着就走散了,身为血肉至亲,母子俩不知何时心生嫌隙,迷失了关于爱的初心。
  “即便是调解了,他们母子关系也不可能一下能够和好如初,但我还是希望他们母子能理解到我的苦心,在以后的生活中能冰释前嫌、和睦相处。”程塬法官遗憾地说道。
  以上是法治纪录片《家事如天》第二季重庆篇中讲述的一起女童收养关系纠纷案和母子赡养纠纷案。
  在片子的结尾,你会看到程塬法官独自临窗,一声叹息:“天天都是,每天都要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即她就理好情绪,走进下一个庭审现场。虽然琐碎,但却值得。日复一日,她都在竭尽所能,苦口婆心,为的就是让天底下的妈妈,再爱自己的孩子一次。
责任编辑:胥立鑫

人物

  • 滕启刚,赤子丹心映千山!
  • 再见,爸爸
  • 坚守——重庆巫溪法院下堡法庭庭长廖子怀
  • “法官妈妈”的两会纪念封
  • 2022全国两会两会寄语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陈辽敏
  • 1
  • 2
  • 3
  • 4
  • 5

注册

欢迎您成为中国法院网络电视台的忠实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