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院网首页 今天是:2018-01-18 05:24:46
《经济与法》执行正在进行——陌路夫妻的夺子战
发布时间:2016-08-10 17:03:34
  • 分类:执行
  • 来源:央视网
  • 播放时长:28:34
  • 播放次数:2.4万

       一岁儿子在家中突然被抢走,年轻妈妈走上漫漫寻子路;男子拒不履行,父母出面阻挠,法院如何破解要回孩子的法律困境?

  我们常说执行难,很大程度上是寻找执行标的难。找不到目标,一切无从下手。可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案子,执行对象明明就在那里,可是执行法官却动也不得,碰也不得。
  在河南郑州市高新区人民法院的执行现场,一位老人顶着一个男孩进了会议室。随后,七八个法警,押着一个戴手铐的男子也进了会议室。如此兴师动众的场面,所为何事?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一切,得从一位年轻妈妈的伤心往事说起。
  李美丽家住河南省郑州市,是一名教师。她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才一岁多。2015年9月的一天,李美丽正和儿子玩耍,突然,几个男人破门而入,有人卡住父亲的脖子,有人摁住了李美丽,二话没说,直接就把孩子抱走了。
  李美丽还没回过神来,孩子已经被抱出了家门。孩子被抢走,李美丽惊慌失措,她赶快拨打了报警电话,希望警方帮他找回孩子。但是警方说判决书没下来,这是你们家庭内部问题,他们管不了。
  儿子自从出生后一直由李美丽带着,从未分开过。今天突然被抢,李美丽觉得天一下子塌了。孩子被抢之后,李美丽运用法律维权。她按照法律程序一步步进行,法院最终判令孩子归她,案子最终进入执行程序。执行法官本以为这事不难,找到抢孩子的人把事情说清楚,让他把孩子抱回来就行了。但谁也没有料到,这起执行案件居然山重水复,困难重重。
  抢孩子的人叫戴子尧。执行法官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联系他。但是,戴子尧有时接电话,多数情况不接。有时偶尔也回个短信。但有一点,他始终不露面,也不到法院来。
  光天化日之下破门而入抢孩子!法院判决之后又推三阻四!这个戴子尧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如此大胆呢?说起来呀,这戴子尧还不是外人,他是孩子的亲爸爸!那天,他带着几个堂兄弟,一手导演了上门抢儿子这出戏。那戴子尧和李美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疙瘩解不开?非要弄出抢孩子这样的闹剧呢?
  戴子尧是河南省南阳市人,毕业后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当教师的李美丽。李美丽觉得戴子尧为人本分,应该会好好过日子。
  2013年4月,李美丽和戴子尧结婚了。他们共同按揭贷款,够买了位于郑州高新区科学大道的一套商品房。同年12月,他们有了儿子小虎。
  戴子尧不在郑州,而是在广州工作,收入不高。现在有了孩子,家庭生活很不方便,李美丽就劝他回郑州。在这件事上,俩人经常发生不快。
  两地分居带来的种种不便,使得戴子尧和李美丽经常吵架。而在戴子尧的父亲看来,这个儿媳妇要求太高,有点不大好伺候,每次去广州,都让儿子回郑州来接。
  郑州、广州之间的来回往返,隔三差五的吵吵闹闹,让戴子尧的父母也跟着上火。无奈之下,戴子尧的父亲劝儿子,为了家庭,还是回郑州吧。
  为了家庭,戴子尧辞了广州的工作回到郑州。回来之后,要想找个合适的工作也不容易,几个月下来,戴子尧还是无所事事。天天呆在家里,他和李美丽的冲突就更大了,李美丽觉得戴子尧什么事都听父母的,没有主见,承担不起家庭责任。戴子饶尧觉得李美丽瞧不起他,不把自己当人看。
  除了找工作的事,戴子尧还发现,在照顾小孩的问题上,俩人的观念也差别很大,总是话不投机,说不到一块去。李美丽和戴子尧的婚姻,在吵吵闹闹中,已经走到了尽头。李美丽向法院起诉离婚。
  2015年9月,郑州市高新区人民法院做出判决,准予二人离婚。儿子还不满两岁,出生后一直随母亲生活。同时李美丽抚养孩子的条件更优越一些。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法院将孩子的抚养权判给了李美丽,戴子尧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直到小虎18周岁。俩人对这样的判决都没意见。但没想到的是,开完庭的第二天,判决书还没送达,戴子尧就下手了,带着人把孩子抢走了。
  孩子走了,李美丽彻夜难眠。她不停地给戴子尧打电话、发信息,希望戴子尧尊重法院判决,把孩子送回来。但戴子尧根本不理会,偶尔回复一下也全是辱骂的话。
  孩子被抢走后,肯定是被带回了戴子尧南阳农村的老家。要想到老家要孩子,李美丽估计希望不大,因为她害怕戴子尧一家人,根本不敢上门。
  戴子尧的老家距离郑州有6个多小时的车程,交通很不方便。在孩子被抢走约两个月的时候,李美丽实在忍受不了,就去了一次南阳,她想把孩子抱回来,但是未能成功。
  戴子尧不露面,执行小组驱车6个多小时,赶赴南阳邓州市陶营乡,去找戴子尧。但几经周折,却只见到了戴子尧的父母,他们答应劝说戴子尧,但是戴子尧仍然没有履行生效判决,把孩子带过来。
  一次不行就两次。后来,执行法官们又两次赴南阳戴子尧的老家。但每次的情况都差不多,好不容易到了当地,却总是见不到戴子尧。因为被执行人只有戴子尧一人,法院没法强迫他的父母履行义务。
  迟迟见不到孩子,李美丽也很着急。她问执行法官,能不能把孩子直接抱回来呢?法官解释说,执行的对象是一个两岁的孩子,无法采取任何强制措施,怕对孩子心理、身体造成伤害,只能寻找戴子尧。但由于执行法官的侦查手段有限,找来找去,戴子尧还是没有半点消息。
  戴子尧一家也不像是蛮不讲理的人,为什么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呢?原来,根据2015年9月的离婚判决书,二人共同贷款购买的商品房判给了李美丽,作为补偿,李美丽需要付给戴子尧17.9万多元,但这笔钱李美丽一直没有支付。
  李美丽光想要孩子,判决书确定的还款义务,她为什么一直没有履行呢?李美丽说自己没有钱,法院已经查封了房子,正在走拍卖程序,只有拍卖了房子,自己才有钱付给戴子尧。
  日子一天天过去,执行还是毫无进展。李美丽几乎天天早上都到法院去,有时一呆就半天。母亲的心情,法官们都很理解,但执行的难度,也确实摆在眼前。戴子尧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拒不执行判决罪,但是他不露面,执行就很难推进。因为要想制裁戴子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必须由警方将其逮捕,再由检查机关提起公诉。但是,面对这样一起由家庭矛盾引发的争夺儿子抚养权的纠纷,要逮捕戴子尧,警方也感到很为难。
  就在案件一筹莫展的时候,2015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那这个解释对本案的推进有作用吗?作用相当大。简单说,像戴子尧这种情况,过去只能先到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走刑事立案、刑事公诉程序才能追究他的责任。现在不同了,根据新的司法解释,可以由李美丽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法院审查后对戴子尧做出逮捕决定,然后再交给公安机关,将戴子尧列入网上追逃。这样一来,案件的死结被打开,执行的难题被破解。
  这一司法解释的出台,对于破解此类执行难问题,有效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一个重大历史性突破。根据新的司法解释,李美丽提起了刑事自诉,郑州市高新区人民法院受理,并立即做出处理。
  法院做出的逮捕戴子尧的决定,被送达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立即将其列入网上追逃的对象。2016年6月,从广东警方传来消息,被执行人戴子尧在广州火车站被抓获。
  执行法官对戴子尧做了大量解释说服工作。戴子尧同意将孩子交给李美丽抚养。李美丽辛苦奔波将近一年,终于迎来和儿子相见的时刻。孩子回到了妈妈的怀抱,算是有了一个相对完满的结果。
  今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向全社会表示,“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如何在两到三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本栏目记者专访了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二级大法官刘贵祥,他表示,针对法院执行查人找物难,一方面要建立一个覆盖全国的财产查控体系,这个体系要覆盖所有的基本财产形式,全国每一个法院都能够应用。第二个方面,要建立对被执行人的执行惩戒和限制高消费的制度措施,目前已经形成了由44家相应职能部门联合进行信用惩戒的机制,从制度层面完善了对被执行人的惩戒,使“老赖”寸步难行。第三个方面,要建立相应的规范办案体系,今年年底要在全国4000多个法院全部部署完毕,要在四级法院建立一个统一的执行案件办公平台,县级法院每立一个案子,各级法院全部能监控到,47个办案接点工作是否到位,在整个体系上能一览无余。
  两到三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应该说任务艰巨,困难不小。但是,战役已经打响。从法规的保障、措施的落实、制度的建立,从一桩桩执行案件当中,从一个个执行法官身上,我们已经看到,向执行难全面宣战,已经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阻碍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即将被拆除干净。
责任编辑:胥立鑫

注册

欢迎您成为中国法院网络电视台的忠实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