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院网首页 今天是:2018-02-20 01:20:09
《新闻1+1》平度纵火案,我的土地谁做主?
发布时间:2015-03-23 09:02:53
  • 分类:刑事
  • 来源:央视网
  • 播放时长:24:27
  • 播放次数:3.2万

       解说:

  造成一死三伤的平度征地纵火案,竟然是由两个村委会主任共同谋划的?

  被告人杜群山:

  管区的领导天天给我施加压力,我也想到了找人去吓唬吓唬他们。

  解说:

  1500多万的土地出让金到底该怎么分?至今仍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李涛:

  村民自治,让老百姓去决定村级事务。

  解说:

  今天,在纵火案宣判之后,心有余悸的村民仍在追问

  ,竟是谁出卖了我的土地?

  电话采访 2006年时任村支书兼村主任 杜高基:

  确定不是我签的,党委要征地,我对这个事儿是不同意。

  《新闻1+1》今日关注:平度纵火案,我的土地谁做主?

  主持人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去年的3月21日,在山东平度发生了一起征地纵火案,那么今天呢是3月19日,还有两天的时间距离案发就整整一年了,就在今天这个案子进行了一审宣判,在过去的一年中,这样的一起纵火给这个村庄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那今天的宣判,又会对这个村庄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就在不久前,《新闻1+1》的记者,到这个村庄进行了深入的采访。好,我们还是今天的节目,就从今天的这个宣判开始说起。

  解说:

  去年3月21日凌晨,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一帐篷起火,造成守地的村民一人死亡、三人受伤。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对杜群山等七名被告人涉嫌犯放火罪、寻衅滋事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认定被告人旺月副(音)犯放火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杜群山犯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李青,犯放火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四名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

  山东平度市独家疃村新任村主任杜建林:

  都很关心,今天去了五个村民,(伤者)三家人都是各自开着车去的,带着我们这些旁听的。村上现在判完以后,全部在外面议论,有从网上看的有听说的,对黑社会的小痞子,给他们一个警告,不要跟人家去作恶,老百姓都说作恶你倒霉了。

  解说:

  七名被告中竟有两人是时任的村委会主任,其余的五人竟有四人为刑满释放人员或假释人员,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村委会主任对村民下此狠手?据公诉机关指控,杜家疃村部分村民因对村土地增值收益款分配不满,在位于该村的开元御景(音)房地产项目施工工地搭建帐篷,由多名村民昼夜轮流看守,以阻止施工,而被村民阻止施工的80多亩涉事地块是房地产商花1个亿在招拍挂中购得,因为已经打出了售卖广告,所以急于动工。

  被告人杜群山:

  管区领导天天给我施加压力,因为听说别的村书记,坐在一块也说,因为拆迁征地,给村民堵个锁眼,砸两块玻璃,把事都通过了,到最后,我压力过大的情况下,我也想到了找人去吓唬吓唬他们。

  解说:

  3月中旬,该村村委会主任杜群山与平度市经济开发区吴家疃村村委会主任崔连国共谋,由崔连国找人,对阻止工地施工的村民进行恐吓。

  公诉人:

  3月21日凌晨1时30分许,在李青的指引下,柴培涛驾驶租赁轿车,载李青、李显光、刘长伟,携带汽油砍刀等工具,前往开元御景施工工地,刘长伟持砍刀和沾有汽油的毛巾,用打火机点燃毛巾、引燃沙发进而引燃帐篷,帐篷内的被害人耿付林被烧死,被害人杜永军、李崇暖、李德连被烧伤。

  解说:

  李崇暖,原来在集贸市场打工,月收入2000元,如今被鉴定重伤二级的他失去劳动能力,单身的他和95岁的老母亲,只能待在家里。

  村民:

  这个药500块钱。

  记者:

  大概几天用这一瓶?

  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李崇暖:

  一个月够。

  村民:

  不抹就是裂口子,把这一块还要再缝起来,然后再做手术。

  解说:

  去年3月底,3.21事件发生后,平度市派来了工作组,从政法委调来学习法律专业的干部,帮助解决村民矛盾的问题。

  平度市政法委副书记张金荣:

  虽然整天村里乱哄哄的,或者觉得看热闹,但是大多数老百姓不希望这样的,大部分还是希望人心思治,我们协助着把村里各项工作逐步走向正轨。

  解说:

  今年年初,村党支部选出新任村支书李涛,不久前,村民们经过民主投票选出了新的村委班子。

  平度市杜家疃村新任村支书李涛:

  工作不好干,怎么说,只要这个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总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主持人:

  在这个基层民主的框架下,村委会主任他的功能,应当由村民选出去保护村民的利益。但是我们看今天七名被告人的身份里面,有两名都是原来的村委会的主任,而五个实施犯罪的人里面有四个人是刑满释放人员,或者假释人员。你再来看一下他们犯的都是什么罪?他们有放火罪还有一个寻衅滋事罪,砸玻璃、投放礼花弹、毁坏财务、推倒院墙、殴打他人,可以说的上是无恶不作了。那好,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两个村委会主任能够作出这样的一件事,在幕后策划这么多的事情呢?我们来看一下,这个事件整个发展的经过。

  在2006年、2007年的时候,这件事开始了,就是杜家疃村涉事地块分两次从农用地转成了这个建设用地,但是请大家注意,在6、7年之后2013年的时候,农民通过开始清点树苗、农作物,被要求这样,才知道自己的土地被征了,那么这个时候农民就开始意识到,那我得要一个说法,我的土地怎么我不知道就被征了呢?那么从2014年开始,地产开发项目就开始动工,村民轮流住在帐篷看守土地,那么2014年3月21日纵火案发生,你能够想象这个两名村委会主任一方面是农民反复地要跟他们要一个说法,我的地怎么没了?另外一方面,他们的上级,也就是街道办事处的人员也催他们,你们这个拆迁不能停在这,赶紧要往下进行,两种力量使他们应该说是,对立地非常厉害,应该说矛盾在这种对立下,一触即发。

  那么我们看今天一审这个案子已经判决完了,但是一审判决结束之后,不意味着这个案子也就结束了,相反对于很多地方来说,这件事情可能刚刚开始,为什么这么讲?因为在这个案子中,虽然是一个纵火案,但是你分析整个的细节,整个事件的细节,有很多地方是各个地方在拆迁过程中所面临的共同的问题,因此,这个事情你把它仔细分析,可以说是很多地方的一个很好的这样一个教科书,那好了,我们再说回来,当杜家疃村的村民发现土地的用途自己说了不算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就想,那土地收益金自己应该说了算吧?接下去我们就来关注一下,土地收益金到底是怎么办的?

  平度市杜家疃村新任村支书李涛:

  意见箱在这里,每周有四五封信吧,微笑服务应该是。

  解说:

  李涛,杜家疃村新任80后村支书,今年年初上任后的第一个改革,就是在村里安装了四个贴着笑脸的意见箱,然而就在李书记向记者介绍时,曾经的村文书李荣茂,也赶过来,表达了不同的意见。

  杜家疃村2006年时任村文书李荣茂:

  比原来有所进步,但是贴出这个东西以后吧,发现了问题,(土地收益金)存在华夏银行的钱是空了,空额支票。

  解说:

  李荣茂反映的问题是,3.21事件过去近一年,为何村集体的1500多万元土地收益金还由街道办存在华夏银行里?而杜家疃村的新两委班子,现在面临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土地收益金的分配,3.21纵火案之所以发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村民们普遍认为,1500多万的土地收益金应该分给村民自己。

  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

  我觉得分下来,他也不用找我了,都分下来,我也放心,也不用找他了不用找我了,谁也不用找了多好。

  记者:

  那大爷这个钱就花完了,咱们这个村以后怎么办?

  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

  花完了就拉倒。

  解说:

  在凤台街道办,工作人员给我们提供了这笔钱的存款证明,现在是按三个月固定存款自动转存,利息截止今年1月累计数万。

  土地收益金的分配有没有规定?谁来决定分配?凤台街道办工作人员拿出了相关文件。

  平度凤台街道办建设文化中心主任 孙俊玲:

  土地收益按规定提取三项资金,余额部分30%拨付被征地村庄,主要用于被征地农民养老、医疗和生活保障的支出,这也是村庄根据自己的情况,自己研究怎么来分配这一块。

  解说:

  凤台街道办的工作人员说,现有文件的规定并不细化。3.21事件发生之前,街道办都提倡存在银行里分利息,害怕钱一下子分完,子孙后代没有收益。3.21事件后他们把自主权交给了村里。事实上,分配问题已经在研讨当中,但是分钱细节分歧有很多。

  李涛:

  如果同意的话,就是再由村民选出这个分钱小组,分钱小组一般都是,第一就是比较德高望重的人,在村里说话比较公正的一些老人,或者说一些老党员老干部。完了之后再由分钱小组,包括我们党员代表,还有村民代表决定。

  解说:

  33岁的新任村支书李涛,曾经当过特种兵,公司管理人员,细心的他还喜欢自制香皂。但是当他放弃每月六七元月薪,回来当一名村官,发现土地收益金的分配难题,并不压于(音)管理一个公司。

  李涛:

  村民自治,让老百姓却决定村级事务。

  解说:

  30%的土地收益金拨付村庄,这是2012年平度市出台的惠民政策。据了解,凤台街道办下属的20多个村庄里,现在有一半村庄都面临土地收益金的分配问题,我们的记者走访了离杜家疃不远的小李官村,这里的村民表示,他们也很希望像杜家疃村一样,由村民民主决定土地收益金的分配。

  平度市小李官村村民:

  应该由大家来投票决定,应该开大会投票决定的。

  记者:

  那这个钱如果让你们表决,钱是分下来还是存银行发利息?

  平度市小李官村村民:

  我们现在也不要利息,钱给我们分了就行了。

  主持人:

  以往的一些征地的纠纷,应该说都是因为补偿太少。但是我们来看这个杜家疃村的这样一个征地纠纷,还真不是因为钱少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算一笔账,你看根据2012年这个平度市的一些一个政策,因为2012年专门出台了一个经营性用地出让收入的分配办法。一亩地青苗补偿2.5万元,土地安置补偿4.5万元,这加起来是7万元,然后土地收益金1527万,这样的一笔钱如果跟农民种一年地,一亩地也就收入1000块钱相比,应该说不算少了。但现在的问题是这样的一个惠民的政策,怎么能够让农民真正能够感受到?这笔这个钱到底应该怎么花?谁来支配?那在农民还有这个村里面,包括这街道办应该说意见是不一致的。

  你比如说从街道办来讲,街道办就这么想,这么一大笔钱,因为整个的这个钱加起来应该是1527万的土地收益金,如果这笔钱存银行一年下来光利息就是40多万,这笔钱干点什么不行啊?那农民的这个医疗、还有养老的问题可能就解决了。另外从长计议,这笔钱还可以投资到房地产,可以租一些门面,也可以把分红给农民。甚至再往远一点说,未来进行股份制改革,农民还可以坐收其利呢,有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发下去?我可以先存在银行。但是农民不这么看,那好了接下去我们就连线北京大学法学院的王锡锌教授,王教授您先给我们来这个解释一下,就是这样的一笔钱,究竟属于谁?谁来分配这个钱?这个权力应该在谁手里?这个我们国家的法律有没有规定?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

  这个法律上应该说是比较明确的,就是土地的这种补偿安置,还有增值的收益,一旦分给村集体,那么所有权是村集体的,这在表面上。当然了村集体它内部就实际上是对应着它的组成人员,就是村民,所以应该说村民和村集体,他们是构成一种共同的所有权人,这个比较清楚。怎么分配呢?其实我们这个现行的《村委会组织法》第24条是明确地规定了有些事项,必须也只能由村民会议来决定。其中就包括这个土地征收补偿款,以及土地征收带来的收益,那么这个只能是由村民会议来决定。

  主持人:

  那王教授您看,我们客观地说,这街道办的这种想法应该说没什么错,你比如说这么一笔1500万的巨款放在银行里面,它的确能够从总体上管理这笔钱,可能它的收益要比要把它分到每个人手里,可能效益要高。那么从农民的这个角度,如果说真发到农民每户,可能矛盾、麻烦又来了,真分到手里的话,可能不见得比放在一起让这个钱用途更好?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哪种方式更好?

  王锡锌:

  其实从这笔资金,它的这个使用的效益,以及真正地对这个失地农民长远的生计维持来看,应该说集体来管理、投资然后进行有效的分配,其实它的效率是更高的,因此街道办也好、集体也好,他们提出的这些医疗、就业,未来保障这个真的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它可以防止这个土地被城市化以后,失地的农民他没有城市化,反而边缘化。但是这里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农民总是会想,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怎么能够保证这笔资金能够真正地被好地管理、好地投资,然后真正能分到我的手上?这种信任的缺失,可能使得有好的方案,可能在实践中往往比较难操作。

  主持人:

  其实到现在,就是在目前这样的一个阶段,可能这种信任感的确实更为严重,因为去年你还因为这个地的问题,有一个认为的纵火案,怎么现在你就要作主,说是为了我好,而要为我去保管这笔钱,这个信任怎么来重建?

  王锡锌:

  信任的重建,我觉得其实还是要真正落实我们村民自治里面几个重要的机制,比如说民主选举、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这个我们在基层的治理,特别村这一级,可能很多地方做了一些选举,有的地方甚至村委会的选举都成问题,但是最主要的是这个村务的管理是否公开,村务的管理是否有民主监督,这个做的应该说非常地薄弱。一旦非常薄弱的话,那这种信任机制就会失灵,相互的这种怀疑会越来越严重,这是比较大的问题。

  所以我觉得这个还是基层治理这一块,这个环节要做实。

  主持人:

  好,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再给您,现在我们看这个案子判了,那么这个土地出让金到底怎么分配,也正在研究中,但问题是农民心里的这个阴影,未来的这种信任感怎么建立?我们继续关注。

  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

  到凌晨四点又来砸一次,砸了我就报警了,他们又扔了礼花弹。

  解说:

  平度3.21纵火案已经宣判,但3.21事件发生前,也有参与维权的村民家遭遇玻璃被砸、车被砸,至今案件未破。现在他们先是心有余悸,如今,老村文书李荣茂家的四面都安上了摄像头,电视实时监控,让他后怕的是,犯罪嫌疑人在庭审上陈述,在3.21纵火案发生当天,他们本来还要计划去吓唬一下带头维权的李荣茂,村民情绪等问题还困扰着这个村庄。

  有村民在村委会门口贴上了讽刺征地分钱不公的漫画,村支书说这也是对他的提醒。

  平度市驻杜家疃村工作组秦军涛:

  有一些村民就怀疑,有可能加重这种黑暗面,我们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对他们信心的重建,包括对我们这个政府政策,还有法律的重新认识。

  解说:

  如今工作组已经在杜家疃村驻扎一年,从一开始村民拿砖头阻挠工作组进村、拒绝开门,到一些村民主动送饭,甚至还有村民送来这一副宠辱不惊的题字,为工作组打气。

  学法律专业的秦军涛自称是灭火队员,他下载各种土地政策给村民解答,还帮村民解决了一些办证难的民生问题。针对帐目不清的问题,工作组查出曾有3万元违规被村会计报销的漏洞,但是还是有村民对工作组的存在表示不满,认为这是作秀。这天,秦军涛来看望重伤者李崇暖,就被闻讯赶来的老村文书李荣茂推了出去。

  秦军涛:

  村民大部分集中在两个问题,一个土地征地问题,一个是帐目问题。

  记者:

  村民反映根据什么文件来的?要打印出来要明白,糊里糊涂不明白是不行的。

  解说:

  这个本子上记录着村民来反映的各种意见,而村民反映意见最多的就是2006年征地时村民为什么不知情?杜家疃村被征用的这80多亩地,原本是用来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而3.21纵火案发生后,原来已经开始动工的项目就停了下来。

  央视 本台记者 刘楠:

  3.21事件过去了已经近一年,这块当时经过招拍挂,以1亿多元购得的地块,现在没有再开工,街道办的人说开发商一直在询问,而且说向城建单位支付了数百万元的违约金,但是这个地块未来怎么办理何时能开工呢?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而这块地盘依然在网上进行售卖,均价是4900元一平米。

  解说:

  我们的记者在平度市国土局找到了2006年和2007年两次杜家疃村报批建设用地的材料,根据《山东省建设用地审查报批管理办法》,报批需要十项材料,工作人员把杜家疃村的这十项材料一一展示给我们,而其中涉及农民知情权的,就是征地听证材料。

  这是杜家疃村放弃听证的证明,上面的两个村民代表签名,经过多名村民确认,一个不存在,一个2006年前已经去世,而法人代表签名是2006年时任村支书兼村主任杜高基,事发后搬出村外的杜高基一直拒绝媒体采访,这次他愿意站出来,接受我们记者的采访。

  杜家疃村2006年时任村支书兼村主任 杜高基:

  不是我签的,这个事当时征地,当时我对这个事是不同意,到底谁签的我不知道。让公安鉴定到底是谁签的?

  解说:

  而记者翻阅这厚厚的两则报批材料,发现其中所有的村子竟然在征地环节中,都是放弃听政。

  记者:

  2006、2007年到现在七八年过去了,那在这七八年当中,所有的村庄都没有听政吗?

  平度市国土局土地管理科科长 袁延斌:

  没有。

  记者:

  那这个说明什么问题呢?就是所有的村庄都放弃听政,但是农民们现在又说,自己需要知情权,你怎么看这个矛盾?

  袁延斌:

  放弃听政主要原因还是村民不熟悉征地政策。

  主持人:

  在短片的最后,我们的记者提出了一个问题,在2006年的时候,杜家疃村的村民是放弃了自己的听政证明,而这个刚才也呈现出来,所有的村涉及到这个问题,几乎都是放弃了自己的听政声明,那好接下去我们请教一下这个王教授,这样的一种形势,它是否意味着今天在杜家疃村发生的事件,有可能未来还会在其他的这些放弃听政声明的村里面重新发生?

  王锡锌:

  这个事完全可能发生的,因为从这个事件来看,所谓的放弃声明,而且这么多的村民都放弃,实际上暗示着当时的征地在手续上可能是存在某些瑕疵的,我们刚刚说到了信任的缺失,这是这个问题的根本。信任的缺失是有因有果的,过去有些问题所以导致了今天,你想做好事,我也不相信你,如果这个信任问题不解决,那将来别的地方也可能重演同样的问题。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王教授,今天我们关注这样的一个纵火案,其实这个纵火案又一次说明,要建立新农村核心是在这个农民,要充分给农民这样的一个话语权,而且要充分地全面地去落实我们所说的这个村民自治的制度,这才是建设新农村的根本。

责任编辑:胥立鑫

人物

  • “2017年我最喜欢的执行法官”事迹
  • 少年刑事审判不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 法官何齐:唯留清气在人间
  • 时刻保持军人的冲锋姿态
  • 乡村法官的为民情怀
  • 1
  • 2
  • 3
  • 4
  • 5

注册

欢迎您成为中国法院网络电视台的忠实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