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院网首页 今天是:2024-04-22 02:17:27
焦点访谈:隐蔽的“神器”造假的数据
发布时间:2024-01-22 09:46:08
  • 分类:新闻
  • 来源:央视网
  • 播放时长:15:09
  • 播放次数:241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环境好不好,除了我们的主观感受,还有一种相对客观的办法,就是通过仪器设备来检测。污染源自动监测系统,就是生态环境部门实时监控企业主要污染物排放情况的重要工具。环境监测数据不准确、不真实,直接影响环境质量状况和污染治理成效。随着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对污染排放的要求不断提高,高污染企业本来应该加大对环保的投入,使得自己能够达标排放,但是,有的企业却动起了“歪脑筋”,在监测设备上动起了手脚。
  一家环保科技公司在某网络平台发布的广告中说,如果企业在线数据不达标,想节省运行费用可以联系他们。这家公司主要提供脱硫设备买卖、安装维修等服务,客户主要是砖瓦企业这样的高污染行业。为了招揽生意,这家公司不仅通过网络发布广告,还主动上门给砖瓦企业进行推销。能让企业节省成本的同时,还能让环保数据达标,这家公司的手里到底有着怎样的“神器”呢?
  2019年,有个自称“环保科技公司”的人,主动找山东滕州一家生产多孔砖的新型建材厂,向他们推销一种特殊的环保设备。
  自从实行新的建材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这家砖厂时不时因为外排的烟气污染物浓度和排放量超标受到生态环境部门的处罚。但砖厂的老板不想加大环保耗材的投入。这时,有人上门推销很轻松就能让环保监测数据达标的设备,这让砖厂老板很动心,没犹豫就答应了。
  山东滕州市姜屯镇某新型建材厂经理巩德水:“数据实时监控着,只要能省钱就安装,没半小时就安装完了。”
  砖厂负责人所说的数据实时监控,是生态环境部门安装的污染源自动监测系统。为了实时监测企业的排污情况,生态环境部门一般在企业的烟气排放口进行烟气采样,采样的烟气通过采样管线传输到在线监测站,进行污染物数据分析,分析结果会直接在生态环境部门的监测平台显示。这家新型建材厂新安装的设备投入使用后,烟气污染物浓度和排放量确实实现了稳定达标,但是这个情况很快引起了滕州市生态环境部门的注意。
  山东枣庄市生态环境局滕州分局执法人员李波:“正常情况下,砖厂的排放指标都有波动和曲折。2019年5月份,发现有砖厂出现了相对稳定的情况,而且是过于稳定,这种稳定属于不正常的稳定。”
  更蹊跷的是,企业烟气排放口的二氧化硫等污染物浓度很高,但气体通过管线送到在线监测站,数值却变低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通过排查,生态环境部门发现出现这种情况的企业共有四家。2019年7月,枣庄市生态环境局滕州分局到这几家企业进行突击检查。当检查人员来到其中一家砖厂时,企业正在生产。
  山东枣庄市生态环境局滕州分局执法人员支宗琦:“我们用pH试纸测脱硫泵那个地方,酸度特别高。一般情况下,这个地方的水质应该呈碱性才对,这样才能达到脱硫效果。”
  企业没有正常脱硫,排放数据却显示达标,问题应该出现在监测数据上。如果是这样,企业应该在废气排放采样口到在线监测站这段距离中动了手脚。经过多方寻找,在采样口通往在线监测站的线路上,检查人员发现了一根多余的管线。
  管线进入的简易房当时大门紧锁,检查人员几次要求砖厂老板把门打开,他都找理由推托。这根管线的另一头到底连接着什么?当检查人员笃定会在房门的另一侧有所发现时,房门打开了。
  支宗琦:“当时一看是个接电盘,那根管线可能是根电线。在站房和采样口之间又来来回回走了多次,最后才发觉一根管线没有接入到电线盘里面,只是在下面盘了一圈之后,通过上面从房子出去了。”
  跟随这根神秘的管线,生态环境局的检查人员一直走到了几十米外的办公室,发现这根管线在进入办公室后,通过墙顶的小孔通入了另一个房间。在这里,检查人员才最终找到答案。
  支宗琦:“当时发现了一个钢瓶,上面有压力表,一看是氮气。因为老板不知道我们查什么东西,没来得及去撤它。”
  塑料软管、三通管件、氮气瓶,就是“环保科技公司”的人来给砖厂安装的所谓“环保设备”,他们把氮气接入采样管线,稀释采样气体,从而达到干扰在线监测数据的目的。
  李波:“都非常隐蔽,不会立刻查到在哪个地方,包括管路都包装成电线,有的直接藏到二氧化硫取样管里。”
  从这隐蔽程度可以看出对方在安装时没少下功夫。在另一家新型建材厂,检查人员找了几个小时毫无线索后,在监测站房的顶棚里发现了接入氮气的三通管件,而为了找到氮气瓶,更是一路把埋藏氮气软管的水泥地挖开,才最终找到藏匿地点。
  李波:“一些原料间,还有一些小杂物间,甚至一些用不着的房子里边,这些都是藏氮气瓶的地方。”
  费尽心思极力隐藏,企业大费周章地干扰监测数据到底值不值得?这其中,他们又算过怎样的经济账呢?
  自动监测系统氮气干扰设备贩卖人员孙某:“不安装这个的话,脱硫塔、湿电除尘都要进行设备的增大,安上氮气之后,不用顾虑数据超标不超标的问题了,可以加大产量,降低所有真实脱硫、除尘、脱硝的运营成本,片碱也好,液碱也好,用干湿脱硫也罢。”
  自动监测系统氮气干扰设备贩卖人员王某令:“一些规模比较大的企业,一天脱硫费用在一万多块钱,基本上做完了之后能省一半的钱。”
  对砖瓦企业来说,与其花大价钱升级环保设备,加大环保耗材投入,不如安装这些“环保科技公司”推荐的氮气干扰设备来得划算。而监测数据被干扰的背后,是企业往大气里排放的超标气体对环境造成的巨大伤害。最终,滕州市的这四家砖厂因篡改伪造监测数据被处以15万元的罚款,企业负责人被行政拘留。
  打着环保的旗号,在网络媒体发布解决环保问题的广告,背后却干着损害生态环境的勾当,那么提供所谓“环保设备”的都是什么人,背后有着怎样的利益驱使呢?通过调查,索某贝、王某令、孙某、李某飞进入了公安部门的视线。
  山东滕州市公安局食药环森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张杨:“他们四个人平常关系比较密切,联系沟通比较频繁,平时属于交叉结伙的状态。如果遇到有砖瓦窑企业想安装干扰设备的话,他们之间谁有空谁就会赶到,谁离得近就会赶到砖瓦窑企业进行安装。”
  这四个人中,王某令和孙某的名下有着正规的环保科技公司,服务对象主要就是砖瓦企业。平时他们就是打着“环保科技公司”的幌子,在干着推销干扰在线监测设备的业务。
  王某令:“有的客户说脱硫费用比较高,还有没有其他办法降低脱硫费用?如果提议有需要,咱就可以给他考虑安一下子。”
  像这样的顺手推销并不是这个团伙仅有的手段,通过给中间人好处费,让他们牵线搭桥是这个团伙发展业务的另一个手段。找老客户或者通过中间人介绍毕竟客源有限,这个团伙还经常在自媒体平台发布监测数据调试的广告,招揽更多的生意。一旦有需要,砖瓦企业就会自动找上门。
  张杨:“他们在内容里面不会体现采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工具以及什么样的手法。他们的词语当中说得也都比较隐讳,砖瓦窑厂的企业在看到这些词以后,很容易能够明白他们所要表达的意思。为了扩展自己的业务范围,也会自己主动在网上看、查询所有全国涉及砖瓦窑的新型建材企业,他们也会主动联系。”
  通过王某令等人的多渠道操作,他们贩卖安装的干扰设备遍及浙江、河北、湖南等多省份。安装的价格也从2019年的几千块钱一路飙升到2022年的几万块钱。
  从2021年底到2022年6月,半年的时间里,王某令、索某贝团伙贩卖安装的在线监测干扰设备共涉及全国6省12地市。2023年,索某贝、孙某、王某令、李某飞因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分别被判处五年零三个月到五年十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此外,警方还查处涉案企业12家,抓获犯罪嫌疑人26名。涉事企业负责人将另案处理。
  山东滕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来宝彦:“这个行为既犯了污染环境罪,又犯了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为了牟利,职业化地为别人安装干扰装置,主观恶性大。从客观危害上来看,为多家企业安装干扰装置,累积的社会危害严重,只有以更重的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定罪处罚,才能够做到罚当其罪。”
  虽然国家从法律和制度层面对排污企业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但是近年来自动监测数据造假的行为仍然屡禁不止,一些高排放企业为减少环保耗材的投入,在利益驱使下变换手法实施干扰监测犯罪,而且手段五花八门。
  在浙江湖州,长兴新某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使用试剂干扰自动监测设施;在江苏常熟,神某针织有限公司通过稀释污水干扰自动监测设施;在四川攀枝花,钛某化工有限公司通过篡改自动监测设备参数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
  生态环境部执法局执法三处处长李铮:“自动监测数据造假越来越隐蔽,趋于专业化、产业化,是生态环境领域的毒瘤,隐蔽而且性质非常恶劣,危害非常大,所以我们的态度是对这种方式零容忍,坚决予以打击。”
  自动监测数据造假,让本来高污染的排放变成达标排放,掩盖了企业真实的排污状况,性质十分恶劣。高污染企业对环保的投入,肯定会增加成本,但企业经营不能竭泽而渔,要算长久账,更要算法律账、算环境账,否则就会得不偿失。就像节目里提及的砖瓦企业和所谓“环保科技公司”有关人员最终都受到了法律的惩处。据了解,下一步,相关部门还将继续严厉打击类似违法行为。

责任编辑:李明

人物

  • 宋鱼水:保护知识产权的这颗心,永远在跳动
  • 乔蓓华:能帮助更多人 是我最大的满足
  • 陈志秀:法官是个在秤上称良心的职业
  • 张梅:法律或许是冰冷的,人心不是
  • 彭秋香:案子结了,她牵挂的那个女孩长大了
  • 1
  • 2
  • 3
  • 4
  • 5

注册

欢迎您成为中国法院网络电视台的忠实会员!